人无横财不富
马无夜草不肥

聊聊那些带有原罪的4类最高危生意!

昨天挺有意思的,一朋友给我聊电话1个多小时,问我以前赚钱的一些新媒体老板去了哪里,3年前赚钱的一些新媒体老板,在朋友圈都不见活跃了。然后我就把我知道的情况聊了一下。

你知道现如今最高危的4类生意是什么吗,一个是带有“原罪”的生意,比如那些交友平台出现整改的频率有增加的趋势,还有那些起量很大的社交电商平台,还有部分博弈类游戏,2019年一部分创始人折载沉沙,这类“原罪”型生意是比较高危的。

第二个高危的生意就是和国家抢钱的生意。很印象深刻的就比如电子烟,我们看到的新闻就有一个薄了十几个亿,后来依然是还回去了还搭上了人,还有一个例子,网上也是议论很激烈,就是王健林的商业帝国在国外风头过盛抢投标,后面资金被掐住而导致亏损的事情,危险系数都比较高。

第三个高危的生意就是被扶持的生意。是的,被扶持也很高危,今年扶持明年可能不扶持,这个人扶持那个人可能不扶持,整体扶持局部地方可能不扶持,扶持他可能不扶持你等等,变化系数比较大。

第四个高危生意就是传媒生意。传媒带有敏感性质,尤其是2019年以来,比如某部电视剧哪个演员那句台词站位不正确了,哪些图片网站标注文字错误了或者地图错了,哪个自媒体大V价值导向站位歪了,哪个大的新媒体账号触了舆论导向的风口了,往往带来不可预计的巨大损失。迫于压力,各个传媒平台的规则也是要紧紧勒住运营者,从这一点不难看出,以前赚钱的一些新媒体老板喜好风险的程度降低了。

我说完这4个高危生意,我朋友也聊了他那边的一些情况,3年前一老板靠公众号派广告卖产品赚了2套房子,2019的时候,还是继续原来的生意,原先赚了广州两个房子,2019年亏了一个房子,凭运气赚的钱又凭实力还回去了。我想这应该不是个例,我这边就有一些流量工作室,三年前赚的钱,2019年又给亏回去了。

大家就很愁了,那是急流勇退还是迎难而上,我们也看到不少迎难而上的人,在视频领域转型成功,不过成功是暂时的,比较明显的是2019年抖音短视频带货投放赚佣金那波,但是后面规则的变动与严格又给大家心理蒙上一层阴影。

2018年的时候,不止几个人下决心要一年内干出100万抖音粉,可是到了后面又发现抖音不是粉丝量的逻辑,彻底蒙圈了,一开始就是错的,走了整整1年,发现跟微信差别很大。都说抖音打造IP赚大钱,但是抖音的网红IP寿命真的很短,几个月可能就被“新人胜旧人了”,这明显不是一个积累性的事情,光拍摄器材人力成本就够呛。我的感觉就是,玩抖音真有一种赚快钱的味道还很累,比玩微信还累。

急流勇退的呢,他们怎么样了:也是喜忧参半。有的以前几百上千万粉,现在玩起了外汇和私募,有的上千万粉的新媒体老板玩起了商业地产,有的跑去美国发展,玩起了各种跨境生意,总体来说是往国外跑的,去国外淘金了,而且他们的风险喜好程度明显降低。

守业的难度不小于创业,它需要稳定的结构,持续的运作,这就是门艺术了,人生不可能都是百米冲刺,时间才是最具有价值的,能理解时间杠杆价值和复利价值,是一个重要的课题。

我比较喜欢研究时间,我热爱我的生活也热爱劳动,我是一个慢跑者、长跑者,大部分人都觉得只要有一笔钱就能解决他的问题,这是一个很大的误区,也是一个陷阱,越早跳开越好,为什么这是一个陷阱,因为人是感情动物,习惯用暂时的方法解决长期的问题,等时间到了,你跑也跑不掉。

赞(3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51网赚 » 聊聊那些带有原罪的4类最高危生意!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